依赖狗的,陕西省汉中市爆发狂犬病疫情

图片 1

摘要: 近期,陕西省汉中市爆发狂犬病疫情,目前已有8人死亡,有2名疑似病例患者住院治疗。汉中市政府昨日通报,已在一个月内捕杀野犬和流浪犬等2万余只。地处陕西南部秦岭腹地的汉中市属于狂犬病老疫区,自1985年至1992年间全市曾发生过疫情,导致35人死亡。目前全市养犬已超屠狗是无奈:陕西汉中爆狂犬疫情 已8死(图)近期,陕西省汉中市爆发狂犬病疫情,目前已有8人死亡,有2名疑似病例患者住院治疗。汉中市政府昨日通报,已在一个月内捕杀野犬和流浪犬等2万余只。地处陕西南部秦岭腹地的汉中市属于狂犬病老疫区,自1985年至1992年间全市曾发生过疫情,导致35人死亡。目前全市养犬已超过37万只。今年3月以来汉中市局部地区爆发流行狂犬病疫情,据不完全统计,全市累计被犬咬伤或抓伤的人数达5523人次,自3月21日起已有8人发病死亡,疫情目前已波及全市11个县区的186个乡镇,并在西乡、洋县、城固、汉台、勉县等县区爆发流行。 据了解,为防止疫情进一步蔓延,汉中市于5月23日至6月1日在全市展开了狂犬病疫情专项防控工作,一是对养犬实行强制免疫,所有家养犬在注射疫苗的基础上全部进行栓养和圈养。截至5月31日,已给家养犬接种狂犬疫苗24万余只。二是全力救治犬伤人员,全市累计注射任用狂犬病疫苗6199份。三是组织公安机关为主力的灭狗队伍,集中对疫区所有犬只进行捕杀,同时对进入学校、市场等公共场所的犬只坚决捕杀,截至5月31日已捕杀可疑犬只20103只。 粗埋犬尸恐爆新疫情 汉中狂犬疫情爆发后,西安市红石榴伴侣动物救助中心负责人周宏等4名志愿者于5月28日前往当地进行调查。据周宏介绍,在洋县疫区,最初当地有关部门上门为犬只接种狂犬疫苗,每只狗征收15元费用,但捕杀行动开始后,所有犬只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全部遭到捕杀。所有犬只尸体都采取掩埋处理,但掩埋的深度不到1米,「空手扒土就可以见到狗的尸体,有的都已长蛆了,血水到处流,但是没有更多应对防疫措施,最近天气热,这样很容易引发新的疫情。」周宏说。 在汉中市略阳县,虽然距离疫区100余公里,不属于狂犬病疫情范围,但略阳也实行捕杀政策。「我们看到很多狗被当街乱棍打死。」周宏说,在洋县疫区,打狗队伍成员多为征集的社会人员,并付给其每天50元的报酬。 「见狗就杀」传言不实 周宏认为,当地政府的这一捕杀方式欠妥,「我们在向包括香港爱护动物协会在内的各地民间组织寻求援助,广纳资金和疫苗药物,我们还有专业的兽医支持,本想协助当地政府对这些犬只进行严格的检查和适当处理,对疑似感染狂犬病的犬只实施人道的安乐死,但政府方面一直没有回应。」她表示,将继续与政府沟通。 针对坊间流传汉中市「见狗就杀」的传闻及民间组织的质疑,汉中市农业局畜牧科科长史瑞华昨日回应称,「无差别杀狗」的传言并不属实。汉中市宣传部有关人士表示,政府接受建议,将改变用棍棒杀狗的办法。对于如何辨别患病犬只,他表示都是通过行为体貌辨别。 狂犬病被列为内地乙类法定传染病,病人发病后几乎全部死亡。我国狂犬病发病数仅次于印度,居全球第二。据民间动物保护人士指出,随著养犬和家养宠物数量的增多及缺乏对犬和动物的严格管理,城市中未注册犬、流浪犬和农村饲养犬免疫难度大,加之对狂犬病防治知识的普及不够,使中国狂犬病发病率已连续5年回升。疫苗价格较高也是导致一些贫困地区不注意免疫防护的重要原因。(编辑:英臻)

全民杀狗

图片 2

万余家犬丧命

作为一种与人类建立了特殊关系的物种,狗的存在已经划分出不同的人群:爱狗的,怕狗的,恨狗的,依赖狗的?

现在,又多出一个小群体:打狗的。而数以万计的被剥夺生命权的狗,让不同群体间的对立瞬间激烈起来。

在陕西汉中,狗的哀号早已平息,争议与对立仍在持续

本刊记者/周华蕾(发自陕西汉中)

 

2009年5月,玲玲被打死了。

玲玲是一只黄耳朵红鼻子的小型京巴犬,眼睛还没有睁开时就跟着黄志超(化名),今年已经10岁了。端午节后的第二天,家里没人的时候,打狗队的警察趴在院墙上,朝院子里汪汪叫的它放了一梭子弹。

黄志超回家后发现,血泊里的玲玲肠子流了一地,身后的木门上赫然留下9个子弹窟窿。

 

在遍及汉中的“歼灭战”中,截至6月16日,仅汉中市下辖的洋县就有12520只狗被打死。其中有流浪犬、野犬,也有上了户口的宠物犬和农村的串串狗。它们的尸体,或者被就近埋到汉江流域的河道边,或者被丢进绿漆皮的洋州镇环卫车里,在孤魂庙村的垃圾场,被生活垃圾日复一日地掩埋。

人与狗的矛盾,及至人与人的矛盾,骤然改变了汉中尤其是洋县的社会生态。而这一切,都始于狂犬病的死灰复燃。

“把我人打死,狗不准你打!”

 

范坝村村民李燕平至今想不明白,她家的看门狗“造了什么孽”,为什么非杀不可。

4月底收割油菜花那会儿,村上出了通知,说汉中市狂犬病疫情发作,流浪犬和野犬一概捕杀,并要求养狗户交15元为狗注射疫苗后拴养。尔后不到一个月,由于3公里开外的戚氏镇有人因狂犬病去世,按市里的规定,范坝村作为疫点的受威胁区,所有犬只一律灭杀。

 

在中国农村,狗是人们几千年来的家仆,更是家里的一条命。

韩书俊(音)家原本是不养狗的,去年农历十月初,他家养的两头价值过万的牛,一夜之间被小偷牵走了。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贫困村里,牛是村民们最重要的财产。韩书俊家的牛到现在没有音讯。他曾经到邻近的谢村派出所报案,办案民警反问他:“你咋不养条狗?”

 

半年过后,同一个所里的民警加入了打狗队,要到范坝村挨家挨户杀狗来了。洋县的405支打狗队动用了4870人次,其中包括公安、武警以及当地的村干部和雇佣的村民等。“发工资我当然打,挣钱的嘛,一天50元”。担任打狗队成员的下溢水村1组村民王建平说。他在今年3月曾被野狗咬过。

 

也有深刻意识到狂犬病严重性的民警。洋州镇派出所参加打狗工作的王小弟说,这些年,洋县街道上到处是流浪犬,它们尤其喜欢围着餐馆觅食,不时咬伤路人。常有司机对他抱怨,在路上开车,一不留神就窜出一只野狗。在给小女儿做了几天的思想工作以后,王小弟把自家的宠物犬交到了社区。

 

作为县城人的“宝贝”,宠物犬也在捕杀之列。疫情捉摸不定,1人、2人?死亡人数眼看着往上攀,截至6月16日,洋县的狂犬病死亡人数为4人。每发生一起疫情,方圆5公里就被定为疫区,要求灭绝所有犬只。

“是不打疫苗的狗连累了打疫苗的狗。”范坝村某生产队队长杨顺元(音)说。

 

县城里的老百姓考虑得显然更多。听得风声的一些人,提前把宠物转移到西安、成都等安全的地方,或者藏进更深的大山沟里避风头。也有人把宠物藏到洗衣机的滚筒里,或者顶楼的阁楼上,脾性安静的狗便可能幸存。

一些不甘心的年轻人开始求助网络。他们把洋县杀狗的图片和视频发布到网络上,寻求舆论声援,有的帖子略带夸张地说洋县已成了“无狗县”,同时,还有人不停给外地的媒体和动物保护组织打电话,寻求帮助。

 

很少有人会欢迎打狗队,不过大多数人家都选择了顺从,偶尔有人进行了收效甚微的抗争。有农民看到打狗队来了,索性解开了狗链子,让它们自己逃到包谷地里活命去。

 

李燕平今年50多岁,她家的狗养了2年多。6月初打狗队上门的时

  • 首页
  • 电话
  • 综合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