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屠宰场可日屠宰狗300条左右,每到杀狗时

图片 1

市民举报

加工点正在卸车,一只狗想要逃跑本组图片本报记者文直摄

小区旁有杀狗作坊

图片 2

近日,记者接到读者举报,在昆明云南印象小区C区围墙外有一个专门杀狗为业的作坊。这是个封闭的院子,三面都是围墙。每到杀狗时,烧开的水和烧狗毛燃起的浓烟,都会让一墙之隔的小区内的宠物狗出现异常,不敢接近这个院子,有的狗还会发出哀鸣。

一只狗逃到车顶

据居民介绍,这里从事屠宰有很长时间了,一开始也杀鸡鸭等活禽,后来就专门杀狗。平日里大门紧锁,只有车辆进出时才会把铁门打开。里面的人非常警惕,甚至他们三四岁的孩子都来关门。有一次,居民韩奶奶目睹一只瘸腿的大黄狗想要逃跑,却被一名男子用木棍子猛击头部瘫倒在地。一名穿着红围裙的女子拿着一把尖刀走上前去正要动刀,突然看见韩奶奶,女子扬起刀挥着:赶快走开,有什么好看的。韩奶奶被吓得几乎站不稳,连走带跑离开了现场。

新民网6月18日电 皮毛溃烂、眼睛血红,一条条经过长途运输,状态不佳的大型犬,不断被送到长春市绿园区城西镇四间房村泵站附近一家无牌狗屠宰场内。

记者暗访

附近村民称,该屠宰场可日屠宰狗300条左右。屠狗场内一杀狗,全村的狗都吓得不住哀号。

杀狗两宝铁钳木棒

日杀300余条“外地狗”

暗访首日,正巧有辆卡车来送狗。记者看到,铁笼里都是黄色或黑色的土狗,所有的狗都或紧张或恐惧地夹着尾巴。

6月14日4时许,接到群众举报后,记者找到了这家屠宰场。虽然还是凌晨,但这里已经停了一辆红色辽宁牌照的大货车,车上摞着几层狗笼。

打开笼子,杀狗工人不顾狗狗的狂吠,用铁钳直接钳住了一条黄狗的脖子就往外拎,其他狗见状,都被吓得只敢躲在笼子里,叫声凄厉,站在小区楼顶都能够听得到。

村民们说,这家屠宰场在村里已约两年了。日日屠宰活狗,每天两到三大车,算下来一天就有300多条大型犬被宰杀。

被拎出笼子的大黄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工人高高举起,然后重重摔向地面。其他还在笼中惨叫的狗狗们,瞬间安静了下来。趁着黄狗还没有完全爬起来,工人举起木棍,对着狗头就是一棍,它应声倒地再也没起来,鲜血从它的口腔和耳洞处淌出来。随后,工人如法炮制,几条狗很快就都躺倒在地。

“有时候,送来的狗都怀着崽子,长途运输时生在车上后,狗崽就扔在道边儿。我们看着可怜就捡回来,但这样的狗,根本养不活。”抛弃刚出生的小狗还是其次,最让他们不忍目睹的,还是这家屠宰场杀狗的惨状。

只有一条大黑狗做了反抗,它不顾自己已经被钳住,拼命跃起咬向工人的肩膀。可是这一举动却立即遭到了凶残的报复,工人立即把它摔向地面,并且用木棍向它猛打,黑狗再也没能站起来。很快,它就被拖进了房间。

“他们杀狗时,我们村里的狗都跟着一起哀鸣。”村民刘大哥反映。

按订单杀狗不愁卖

铁钳夹脖棒打狗头

暗访第二天,记者看到,一男子用铁链子拴着一条黄狗,从远处走来。这条有点卷毛的牧羊犬跟着主人走到了厂房门前,当着它的面,主人开始和穿红围裙的女人谈起了生意。这时,可怜的小家伙夹起尾巴,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不一会,生意谈成了,牧羊犬被铁钳钳着,进了院里的房间。

6月15日,记者再次来到狗屠宰场,正好赶上工人从大货车上卸狗。

记者几番周折,问到了院子里其中一名工人,他介绍,杀了狗不愁卖,都是按照订单进行屠宰的,每天杀好的狗都会全部卖出去,不会多杀或者少杀。这里的狗肉一般都卖往小饭馆或者夜宵摊以及私人,一般都是需要的人自己开车过来取货。杀好的狗被装在一个个的编织袋里,按重量收钱。

卸车成了考验狗的第一道关。这些货车都经过长途跋涉,车厢分成三层,每层笼子只有十几厘米高,狗只能趴着。送到屠宰场后,全都被夹着拖进去。

在记者暗访期间,每天下午,都会看到有微型车、电动车甚至轿车来此拉狗肉,工人们把一袋袋狗肉送上车。有的人交现金后离开,有的人则是把肉提走,并不在现场付款。

村民张大爷说:“他们杀狗,不仅全村的狗跟着突突,人看了也害怕!”

进入作坊

这些人的工具很简单,一把铁钳、一根粗木棍。手持铁钳的工人,先将蜷缩在笼子里的狗脖子夹住,然后将狗拖出笼外。另外一名工人手持镐把,顺势一抡,击中狗的额头,一直哀号的狗,没了声音。

杀狗房间恍如地狱

一条黄狗,侥幸挣脱铁钳,蹿到白色厢货顶部。黄狗几次想从高的车上跳下逃生,几次尝试都没成功。

几天暗访看到的惨烈景象,让记者也不忍目睹。

这时,一个穿花上衣的男子爬上车顶,拿着钳子把狗捉住,顺势一拖,狗摔在地上,发出凄惨的叫声。为活命,黄狗就地翻滚,瘸着腿跑向大门口,从大门口铁栅栏的缝隙中伸出头,爪子不断地抓挠铁栅栏。

昨天,记者联系了昆明市盘龙区动物卫生监督所的执法人员,准备对这里进行查处。当大家进入院门时,却发觉不对劲。原来,就在前一天晚上,杀狗作坊就已搬走,墙上还留下了杀狗作坊的联系电话和新地址。

工人跑过来,用木棍对黄狗的头部重重一击,小狗飞出五六米才落地,溅起一阵尘土。工人举起粗大的木棍,重重地在黄狗头上补了两下。一切恢复了平静。

走进曾经杀狗的房间,虽然阳光透过屋顶的大洞照进来,可这里的景象还是让人不寒而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以及燃烧狗毛后留下的焦臭味。记者只闻了一下,就想要呕吐,而且这种气味经久不散,在走出屠宰间1个小时后似乎都还能闻到。墙壁和地板上随处可见黑色的血污和近两天喷溅上去的鲜红血迹。

扒皮狗肉8元钱一斤

房间内有一口大锅,曾经用于煮开水,现在则堆放了一些狗毛和内脏,还有一点狗血。

狗肉的去向是哪里?记者以买家身份,来到屠宰场暗访。

值得注意的是,房间内竟然找不到苍蝇。

“大哥我们要买狗。”

据院里一年轻人介绍,杀狗时,房间温度非常高,经常让人大汗淋漓,里面还曾经有一个脱毛机,狗从这个机器里出来时,就会变成白条狗,而且狗往往被敲昏后,在脱毛机里还会再次醒过来,有的时候还会叫几声,但是一般脱完毛以后就死了。

“行,要多少?”

执法部门

“咱这咋卖的?”

尚无正规加工企业

“带毛的6块,扒好的8块。要啥样的、要多少?”

盘龙区动物卫生监督所的执法人员向记者介绍,去年就查处取缔过这个屠宰窝点,并没收了工具。目前,他们会根据线索,继续追查。

工人表示,他们的狗肉根本不愁卖。一般都是小饭店或个人到这儿自己拉,还有的流向了光复路批发市场。

执法人员段先生介绍,昆明目前还没有证照齐全的狗肉屠宰加工生产企业,这些私屠乱宰,是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狗的来源又很复杂。我们也很担心,如果吃到带病狗肉,可能会引发疫情,后果不堪设想。

走进屠宰场,记者注意到,这些狗被“打晕”(工人们如是说)后,血顺着头部、嘴、耳朵慢慢流下,汇聚在一条小沟里,流进附近的下水井里。

文章来自: 宠物狗 狗的品种大全 宠物狗 淘狗网 犬舍

褪毛处只有一口开水锅

很快,这些狗被扔进一台微型面包车,装满一车后,面包车飞速驶离屠宰场。

车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停在另外一处厂房外,滚滚的热气和血腥味,证明这里就是褪毛、清理的工厂。

狗被运进其中一间平房。这里到处都是黑色的油污,屋内的热气让工人们不得不赤裸上身干活儿。

厂房里有7个工人,还有一口用白铁皮围成的巨型开水锅。锅里的开水不停翻滚,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一股股腥臭味儿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

工人将锅里的狗肉,用一根长木杆捞出来,放进边上的褪毛机。从机器里出来的狗,就成了没毛的白条狗。

屠宰场周围狗患病

记者注意到,这家屠宰场一侧,就是一家大型犬舍。犬舍建成5年多,目前饲养了十余只大型犬。主人韩先生说,自从这家狗屠宰场搬来,他们家的狗再也不敢到外头溜达。虽然,爱犬日日“宅”在窝内,还是传染上了不少疾病。韩先生与狗屠宰场的负责人多次协商,一直未果。

“我养的狗血统纯正,都是参加比赛的。这下子生病了,根本无法再去参赛。”韩先生心疼地说。

卫生环境不合格停业

6月17日上午接到举报后,长春市动物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赶赴现场。面对执法人员检查时,屠宰场工人否认棒击杀狗,称只是将狗“打晕”。

经查,该屠宰场有当地肉品管理部门批件,但卫生环境不

  • 首页
  • 电话
  • 综合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