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惊动了最高法,奇葩名字惹笑话的新闻不少

图片 1

“北雁云依”姓名权案,为何惊动了最高法?

原标题:起名“禤靐龘”引争议,外国如何处理“奇葩名字”?

虽然这是一件起姓名的小案,但一路惊动了省高法、最高法,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罕见地通过释法一锤定音。

▲资料图:江苏一场马拉松活动中的百家姓方阵。

孩子的花样取名红线在哪里?最高法的司法解释来了~

“禤靐龘”,如果不加拼音xuān bìng dá,相信很少有人可以念出这三个字形复杂的汉字。大家的第一反应可能会猜测这个晦涩难懂的词语出自哪本古旧典籍,不过这其实是香港一名初中生的姓名。这名学生坦言,父母因迷信而请算命师傅起的这个这名字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困扰,难认、难读、难写,老师会尴尬叫错、同学也取笑他。

日前,最高法发布最新一批指导性案例,“北雁云依”诉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区分局燕山派出所公安行政登记案入选。据悉,此前该案系首例姓名权行政诉讼案。

近年来,奇葩名字惹笑话的新闻不少。有的包含生僻字,还有的名字因为谐音而惹人联想,如杭州一对小学生兄妹,哥哥叫谢祖隆恩,妹妹叫谢祖圣恩。这样的名字让人一开口就成了“谢恩”,多少让人感觉缺乏对旁人的尊重。

女儿名叫“北雁云依”

伴随着曾被贴上“新新人类”标签的一代人成家立业、为人父母,在给孩子起名字这件事上,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新手爸妈选择不走寻常路。有报道称,近年来中华书局版本的《康熙字典》,巨蟹座情感,每年有6000册左右的销量;进一步调查得知,这批《康熙字典》有不少是卖给为孩子取名而绞尽脑汁的年轻父母的。

派出所拒为其上户口

的确,像张王李赵这种大姓,起名字很容易重名。有调查显示,叫“张伟”、“王伟”的中国人都各有近30万人。名字寄托着父母对孩子最深切的美好祝愿和期盼,父母费尽心思、求新求异无可厚非,但父母也要考虑取名太任性最受影响的还是孩子本人。有媒体曾报道,山东一名高考考生在报名系统登记时,因名字生僻,词库查无此字,只得急忙去派出所改名字,申请临时身份证,才能赶上报名截止日期。还有媒体报道,一市民为在重庆买房子,在银行办理按揭时,五笔、全拼、智能输入法都打不出他名字里的生僻字,结果不但按揭办不了,房子没买到,就连之前接洽时缴纳的中介费也打了水漂。

2009年,济南市民吕某给女儿起了一个既不随父姓、也不随母姓的诗意名字———“北雁云依”。

名字是人们融入社会过程中个人身份的标示。它的确是自我意识的展示,但也需承载与人交往中基本的社交功能。父母硬是要给孩子冠以常人不认识、念不出的名字,这让孩子进入学校、乃至将来走上社会,与人打交道时平白多了一道坎儿,从自我介绍开始就多了不便,不只是给身边人添麻烦,更是给自己的孩子添烦恼。

而在办理户口登记时,当地燕山派出所认为,姓名“北雁云依”不符合办理户口登记条件,拒绝登记。为此,2009年12月17日,吕某以被监护人“北雁云依”的名义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这也成为全国首例姓名权行政诉讼案。

父母取名不能太任性,已经有了法律的“红线”。2009年,山东济南市的吕某夫妻,给女儿起了一个既不随父姓,也不随母姓的名字——“北雁云依”,但派出所不予登记户口。为此,吕某以被监护人的名义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声称公民有权改变自己姓名。虽然这是一件起名字的小案,但一路惊动了省高法、最高法,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罕见地通过释法一锤定音。作为全国首例姓名权行政诉讼案,该案2017年入选最高法指导性案例。这也就意味着,该案例对类似的姓名权行政诉讼案具有指导意义,取名不能任性随意。取什么名字是自己的权利和自由,但不能违背国家法律和公序良俗。

父母起诉派出所

其实,对公民姓名进行一定规范性要求,是国际通行做法。在澳大利亚,出生和婚姻登记处有权对他们认为不符合要求的名字说“不”,无论是姓还是名,最长分别不能超过38个字母;在俄罗斯,总统普京2017年签署了一项新法律,禁止家长给孩子登记姓名时使用数字、脏话、标点符号和职务等名词,该法律已被列入俄罗斯联邦家庭法典。

称公民有权改变自己姓名

在一个有着悠久文明历史的国度里,中国人历来注重自己名字的意涵。现如今虽早已不是一板一眼地遵循家谱、族谱起名字的时代,但一个简洁明了、寓意深远的好名字,无疑仍是家庭血脉传承、民族文化基因传承的重要载体。想对那些用奇葩名字“坑”孩子的家长们说一句:放过你的孩子吧。

诉讼过程中,吕某与公安机关各执一词,最后因法律适用问题,历下法院裁定终止审理,决定送交“有权机关”做出解释或者确认。

据了解,吕某坚持认为:民法通则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改变自己的姓名,自我命名是自然人的权利,任何人不可以干涉。而婚姻法中规定的“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是对男女平等的表达,而不是必须随父姓或随母姓。按照“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原则,“北雁云依”的名字应予认可。

而公安部门则认为,民法通则并未做出详细具体的规定,而作为特别法的婚姻法,其中明确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没有规定可以随第三姓。

随后,这一争议,由地方法院提交至最高人民法院,其后又提交至全国人大常委会。

法官说法

法院:父母不可凭借个人喜好创新姓氏

经研究后,最终明确意见:仅凭个人喜好和愿望在父姓、母姓之外选取其他姓氏或创设新的姓氏,不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二条的解释》第二款第三项规定的“有不违反公序良俗的其他正当理由”。

“北雁云依”诉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区分局燕山派出所公安行政登记案被中止5年后,于2015年4月24日在山东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北雁云依”要求办理户口登记的诉讼请求。

有专家学者就此指出,“北雁云依”源于吕某仅凭个人喜好愿望并创设姓氏,具有明显的随意性,会造成对文化传统和伦理观念的冲击,不利于维护社会管理秩序。此番驳回原告的请求,旨在明确公民选取或创设姓氏时应当符合中华传统文化和伦理观念。“百家姓历史悠久,中国人取名应该遵循自己的文化传统,而不能随意创设。”

目前,此案入选最高法指导性案例,也就意味着,以后姓名权行政诉讼案将按照此指导性案例审判,取名不能任性随意。

申燕敏律师(微信:sym19820813),全国执业律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专注于帮扶更多的当事人。加微信时请注明咨询,添加后可直接将要咨询的问题发至律师微信,如不能及时回复请耐心等待!

上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综合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