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成了彭州致和镇老百姓心目当中最感人的狗狗,主持人和陈明才会长

图片 1

图片 2

 

讲述旺旺获得救助的故事

陈明才安慰“花猪” 本报记者 周凡力 摄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搜狐嘉宾聊天室。

 

主持人:欢迎来到狗年搜狗嘉年华,我们百进十之前的直播。今天来到现场的狗狗的主人是一百只狗狗里十分特别的一位,大家已经看出来了,就是我们重庆旺旺,在线上的网友已经给他投票,一直在支持他。今天在这里讲讲旺旺的故事,首先欢迎你们远道而来。这是第一次带旺旺来北京是吧?

重庆时报6月27日报道  “猪猪,快下来,打湿了要感冒的……”陈明才一遍遍轻声唤着红砖堆上的“花猪”。“花猪”是四川彭州灾区的流浪狗,自主人离开人世后,它成了彭州致和镇老百姓心目当中最感人的狗狗。6月23日,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陈明才将它带回重庆。

陈明才:对,也是搜狐的活动,有幸有这个机会到北京来。感谢搜狐对我们重庆小动物提供这个平台,到北京来见见大家,在这里非常感谢各位网友。

 

主持人和陈明才会长

主人离世 “花猪”守门外

主持人:这是旺旺第一次出远门吗?

 

陈明才:对,第一次出远门,而且第一次坐飞机,什么都是第一次,第一次上搜狐网,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上博客,都是第一次。

张文国是彭州市致和镇华庆公司的一名下岗职工,单身,40岁,2年前养了一只黑白相间的狗儿,取名为“花猪”。

主持人:在飞机上乖吗,怎么过来的?

去年,张文国的父亲去世,不到一个月张文国也暴病身亡。后来,张文国的母亲因为年事已高且残疾,只能去上海投奔亲友。

陈明才:在飞机上坐在货运舱里,这是规定,我们两个两个多小时分开的,我非常惦记他,他也非常惦记我,机场下飞机的时候,我在候场等他的时候,他就呜呜地叫,感觉不知道这么长时间分开了,他着急,我也着急,非常着急。

 

主持人:好像那天来的时候温度很高。

腾房那天,老太太清除儿子的衣物时,躲在门外的“花猪”却一件件从垃圾堆里叼起衣物,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陈明才:当时24度,当时换了登机牌的时候,看到承他的箱子,因为航空舱很小,我怕他中暑,我看着时间有十多分钟终于进了舱门,我才放心,才开始登机,还好没有中暑。

从不当面吃下“嗟来之食”

主持人:在北京这两天过得怎么样?

 

陈明才:很好。因为在网上还有一只狗狗,叫北京旺旺,在网上我们聊过,昨天与北京旺旺的妈妈、爸爸见面了,当时见面的心情真是心有灵犀,非常有渴望,当我在重庆没有上飞机的时候,第一个打电话就告诉他们我带着旺旺到北京来,希望在北京能见面。昨天给旺旺买了大袋口粮,玩具等等,到北京来的感觉,首先是非常感谢搜狐网给我们这些外省的人,给我们喜欢小动物的人提供这么大的平台,让大家有机会相隔这么远的距离一千多公里能在这个地方见面,非常感谢搜狐这次活动,也祝搜狐这次活动越办越好。

“花猪”再也不是那个肥嘟嘟的小胖了,骨瘦如柴的它时常卧在主人家单元门口。邻居们被感动得一次次掉泪,一有空就给它送去牛奶和剩饭。

主持人:通过这个活动,重庆旺旺的故事被我们广大的网友知道,更好地投入到救助流浪狗狗。刚才讲了旺旺的幸福生活,天天跟爸爸在一起,飞到北京来看到北京的旺旺,还收到小礼物,所有的故事的开始都是你们去救他的悲惨的午后,关于那个午后有很多版本,有网友演绎成大雨滂沱,就是说当时很惨,给我们讲一下当时的情形。

 

陈明才:当时是晚上8点多钟的时候,我们接到一个电话,就是在重庆的文化宫后面有屠狗,有主人在杀他,说你们快来,这个狗跪了很长时间,很多人求情,那个主人还不愿意放下屠刀,说你赶快来了,当时我们在医院里给狗看病,知道这个情形以后,给医院打个招呼,说这里交给你。那个时候距离十多公里,我们打车过去,那个时候看到老太太还有中年人,在跟准备杀他的主人在跟理论,说这么一只狗自己的狗为什么杀掉他,你不觉得你很残忍吗?那个人说残什么忍,这个狗天生就是吃肉的,我回家过年我不杀他,别人也杀他,这个小狗跪在那个地方,非常地可怜。到现场的时候,我的爱人没有说别的,马上把这只狗抱在怀里,这么小的狗为什么要吃它,你不能吃其他的东西。他说我不吃他,别人还不是一样要吃他,你不吃行不行。我爱人说你这个狗给买过来,那个人说多少钱?我爱人说现在重庆市场上的狗肉四块钱一斤,我给你60块钱,我们讲一个顺字,你要回家过年,我们主要是想把狗拿过来,说了好听的话,你回家大顺,回家顺顺利利,给他60块钱,然后迅速地抱着狗离开那个地方。我们救狗是让生命受到威胁的狗尽快地他离开那个地方,回来以后马上打车回家。救狗的地方到我们基地有20多公里,我们马上打车回去。回去以后给他吃他不吃,从那以后三天滴水未沾,在第四天、第五天我们想这样肯定要饿坏,就用针管灌上葡萄糖给打进去,一个星期以后,他才慢慢地开始吃东西,直到现在他的胃一直不太好。

可是“花猪”从来不当着人们的面吃“嗟来之食”,只是在没有人的时候偷偷吃一口。邻居们都感慨地说,从来没有见过一只狗儿如此忠诚、自尊。

主持人:那个时候还在想他的主人?

 

陈明才:那是肯定的,因为三天看他的眼神非常忧郁,那个时候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就给他取名叫旺旺,叫他旺旺没有任何反映。就看他的眼神,他的眼珠始终朝下面的。从我们分析看他的感觉他非常念旧以前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生活,反正他有过这样的环境,他还在想,当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也在想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

地震后被解救送往重庆

陈明才:这次参加搜狐的活动以后,大家知道这个事以后,昨天到凤凰录制节目的时候,当人家讲到踩猫事件的时候,现场非常安静,没有任何的声音,也没有灯光突然亮起来,那个时候他就呜呜,当谈话讲完以后,就汪汪地叫,非常地愤怒,那个时候就看出来他是非常愤怒的眼光看着人。

 

主持人:知道在谈什么样的话题。

5·12汶川大地震,人们都出去躲避地震了,但“花猪”依然守在主人家门外。为防疫情传播,当地打狗队曾多次打狗,“花猪”一次次逃过厄运。

陈明才:对,他完全能够感觉到,他现在也知道我在讲他以前的事,我们感觉是这样的。

 

主持人:好像这张报纸就是讲当时救他的时候一种情形就是磨刀霍霍狗狗跪地,当时是1月4号。

在重庆的赵老太女儿得知“花猪”的故事后,联系到重庆小动物保护协会,6月21日,该协会前往彭州多次解救“花猪”。“我们去的时候,它死活不愿进笼子。”陈明才回忆。45岁的蔡五妹哭着说:“去吧,这是最后一次救你了,以后再也不会日晒雨淋!”不愿进笼子的“花猪”似乎理解了人们的善意,依依不舍地走进笼子,被送到了重庆。

陈明才:是1月4号见报,我们救他是1月1号。

不思茶饭 淋雨也不回屋

主持人:所以你们也给他起名叫旺旺,是不是也是这个原因。

 

陈明才:对,是我今年救的第一只狗,叫他狗狗,是今年第一只到我们基地来,希望我们基地,我们协会越办越好,我们越来越能救助更多的狗狗,给他取名旺旺,希望他给我们带来好运。但这好像验证了旺旺,你看我们这样一只狗狗也能参加搜狐的竞选,当然主要是大家的关心。

6月23日,“花猪”来到位于白市驿的小动物保护协会,与它同来的灾区同伴共有37只,只有它每天独自徘徊在大门口或者扒在围墙上。“花猪”不肯回屋避雨,陈会长就把它搂在怀里,宁可自己被雨淋着。“这3天它才吃了一小钵鸭肝和卤肉,饭量只有正常的1/3。”陈会长说,“花猪”胆小、不合群,可能是因为一次次的伤害让它惊恐过度。

主持人:刚才您说过旺旺不是您收养的第一只流浪狗,只是今年的第一只。

淋在雨中的“花猪”似乎听懂了陈会长的话,从砖头堆上小心翼翼下来。陈会长叹了口气:“哎,它还在想着主人呢,这么忠诚也算是对死者的一种告慰吧……”

陈明才:是其中的一部分,像这样的狗险些被宰杀的有十多只在我们基地,2005年12月27号一次救出来7只,当时是70只狗被杀了卖狗肉的这些人,当时在重庆很多网友义工追踪了一个多月查到这个地方,查到这个地方是晚上12点多钟,我们赶过去救的时候,当时没有这么大的财力把所有的狗救出来,救出来了7只狗。其中还有一只狗是到了我们基地怀孕的妈妈狗,生了四只小狗。是去年12月27号怀孕,旺旺是今年的第一只狗。还有刀下救,逃生都有。

主持人:这都是你起的名字吧?

陈明才:刀下留人吗,当时那只狗头上调了宰杀的羊,那个血从头上滴下来,那只狗非常可怜,被我们看见了,叫主人不要杀,主人说我为什么不杀,我是卖狗肉的,我们花了84块钱,那只狗现在也在基地。逃生现在已经领养出去了。我们在基地有很多这种险些被宰杀的狗。

主持人:旺旺是通过这次活动很幸运地成为他们中间的代言狗。

陈明才:成为我们基地的代言狗,来的时候我跟旺旺说咱们表现好一点,给我们其他的兄弟姐妹争争气,让我们看看我们虽然流浪,虽然以前有那样的经历,但是我们不背弃。还有一个汉代的狗配卖以后,这个狗没有拿走,去了以后看到,说旺旺那是你的祖先,把自己卖了救你们,就跟那个狗亲热。这个照片是抓拍的,当时看到舌头去舔他,非常有灵性。

旺旺参加搜狗活动得到社会关注

主持人:这个报道是报名参加搜狐活动以后,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陈明才:社会非常关注,媒体做了很多报道,电视台也做了这次报道。联通重庆分公司还专门为旺旺开了捐款频道。

主持人:我看到报纸,发短信为重庆狗投票。这是重庆联通提供的短信通道。旺旺参加了这个活动以后,特别特别多的人通过自己能够努力到的途径为他做事情,今天来到我们现场的也有当时坚持一定要让旺旺报名参加这个活动的彭先生,有请彭先生来到我们演播室,欢迎您。

陈明才会长

主持人:彭先生当时怎么想到给旺旺报名参加这个活动?

彭韬:我也是在晚报上看到了关于旺旺被杀然后被救的故事,就赶到了小动物保护基地去看了这个狗,当时感觉这个狗,感觉非常有灵性,我去了他就找我玩,很主动,很友好地向我表示友好,对我很感兴趣的行为,我觉得这个狗很乖。隔了没多久看到搜狐网站上推出了寻代言狗活动,就一直想这个事情,这么好的一只狗,我觉得旺旺的样子挺漂亮的,在土狗里非常漂亮的一只土狗。我一直有这个想法,我本来对吃狗是非常愤慨的,要说最原始的动机这个占了非常大的比例。这样一条刀下逃生的狗,我们觉得很可怜,这样的一只狗如果能报名参加搜狗比赛,跟其他的狗很不同,很独特。因为我也救过流浪狗,认识了小动物保护协会的邓阿姨和陈会长,知道协会在很艰难地做很多事情,一直坚持地做下去,这个事也很感动。看到有这么一个契机,而且我自己是最坚信的,从想报名开始,心里面把它当成很重要的事情,我工作以外还有做其他的事情以外,一直有很强烈的念头。跟陈会长讲这个事情,他们觉得可以报这个名。

主持人:不过我听说他们当时特别地忙,没有时间自己来报这个名,因为他们当时在做另外一个大的活动就是要抵制吃狗肉,当时是什么情况。

陈明才:当时亚洲动物保护组织给我发了一个文件,希望在重庆配合他们,主题是树新风,拒绝吃狗肉的大型宣传活动,那个时间比较紧,准备在4月底的时候做这个活动。当时彭韬提出来给旺旺报名,参加搜狐的代言狗的竞选,我感觉我们基地像他这样的狗不止一个,你要报就报,没有太多的时间,也没有在意这个事。彭韬对旺旺这个事印象特深,据彭韬讲,在重庆的记者对旺旺这个事印象也挺深的,我说这个事你们做吧,我们要准备这个事。旺旺报名的事全部是彭韬做的。

主持人:没有想到这次报名,这次活动对这个组织都是有很大的转机。

陈明才:对,现在旺旺在全国有这么大的知名度,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我们也在想通过搜狐这种活动,我们协会的工作自己感觉到了提前了两年或者三年更长的时间,从这点来说非常感谢搜狐给提供的这个平台,有这个平台使大家认识了旺旺,使大家认识了重庆协会,真的是非常感谢。但是我们并没有想到参加搜狐网拿了十万块钱,当然有十万块钱更好,我们主要是想通过这个平台把小动物协会以及这些流浪狗的经营,以及协会如何艰难等等让大家知道,让大家共同来做这个事。

主持人、彭韬和陈明才会长

主持人:彭韬你是一开始旁观后来是加入这个协会?

彭韬:对,开始我不是这个协会的,因为我很喜欢狗,看到流浪狗挺可怜的,经常做一些救助的事情,后来加入了协会。我自己想给旺旺报名除了刚才谈到的原因以外,像狗这种动物不能吃狗肉,不是说土狗就能吃,名贵的狗可以养起来,这个观点我是反对的。这次搜狐举办这个活动,在开始的时候要寻找什么样的狗,也谈到要寻找聪明的,忠诚的,善良的狗还有幸运的,特别谈到这几个词,我觉得旺旺真的能够满足这个,特别是幸运这一条,有这么多人的求情,大难不死,当然他这种大难不死也是靠他自己忠诚善良,还有好的机缘,如果没有人围观,没有人给陈会长打电话,他也被杀了,他是幸运的一条狗。搜狐举办搜狗代言狗活动,有一句话要在狗年为狗正名,让所有狗的负面的名词都不再存在。当时看了这个,觉得这个活动真是很不错的。狗这个物种类别人类都是很喜欢的,但是有一部分人吃狗肉或者杀狗或者虐待狗,我根深蒂固的有这个理想,甚至有时候在寺庙许愿,能不能够让全世界的狗不被人们屠杀,吃狗肉,许下这种愿望。这次看到旺旺的事情在报纸上报道以后,搜狐又举行这次活动,我感觉眼前一亮,看到一条希望之路,大家知道这个事情之后,相信肯定会有所反响。

彭韬:从网友的反馈来看,有同情心的人还是相当地多,看到很多留言说反对吃狗肉的。

主持人:很多网友看到旺旺这个报道之后哭了。

彭韬:真正有同情心的人挺多的,只不过大家没有机会把这个同情心表达出来。这个同事那个同事大家在一起,各人做着各人的事情,都不会谈到这方面的事情,但是大家的内心深处非常有同情心的。

陈明才:我真是没有想到全国各地有这么多的网友来支持旺旺。他们也没有见过旺旺,只是从媒体、网络上知道这个事,并没有见到旺旺这只狗,但是就是这么多人支持旺旺,从这点我非常地感动。我也坚信小动物保护这个工作这条路会越走越宽。

主持人:从一开始做这件事情可能还不被人理解,我听说您好像为了这群狗或者猫搬了好多次家。

陈明才:对,我搬了四次家。

彭韬:我经常到基地去,基地要说物质方面还是生活方面,还是有具体的困难,陈会长能够坚持下来真是很不容易,陈会长做的事情真是非常伟大。今天在线有很多网友,他们也有这种看法,也有相反的意见,他们觉得现在还有失学儿童怎么不救助,你去做这个事情。这种观点要这样来看,失学儿童也要救助或者贫穷儿童也要救助,可是这些流浪狗也需要救助,但是这个社会是分了工的,社会分工让陈会长或者人邓阿姨去救狗。大家都是在做善事。

主持人:我们用自己的形式来做善事。

彭韬:不管大善小善都是善事,我是这样看的。要把它说得大一点,什么什么救狗,救一只流浪狗,宣扬这种爱护小动物,也是在构筑很好的道德体系,这种道德体系一旦建立好之后,对于下一代的健康成长是非常有帮助的。

彭韬:如果是一个社会,你看到一个小孩走在街上有一个人提者刀去杀一个狗,另外一个人去杀猫,这种现象是不正常的,不可想象的,在中国的或者所有喜欢动物的,为动物保护做一些工作的人,他们都在做一件也是汇集后人,汇集整个社会的道德体系非常伟大的事情,看起来很小,我觉得很伟大。

主持人:我们讲你很伟大,你自己走的很辛苦。

陈明才:不能说伟大这个词,只是说做这个事,如果刻意地要求去怎么做,比如就五百条,就一千条,下指令去做,做不好。这个事不经意的,我自己跟自己开玩笑,是不经意地走上这条不归路,就像第一只猫,第一只狗,我救的第一只狗叫QQ,现在还在,当你救下第一只就有可能救下第二只,当你救狗救得多的时候,我的心灵通过每一次救狗的行动,我自己对自己的心灵有一次净化,到现在救狗救了这么多年了,我自己感觉非常深刻是什么叫爱,什么叫母爱,什么叫爱的奉献。所有的母爱是天下最伟大,最无私的爱,通过救助狗,我能深深地理会到这种无私的感情。当我救助狗的时候,一方面感觉他们需要我们去救助,需要我们去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另一方面在这个时候已经感觉不是你救狗这回事,我感觉是这么多的人关心着我,支持着我,关心这个事业,我感觉我承担了一份责任。虽然我做得非常地艰苦,可以说是有些心力交瘁了。

主持人:而且十分败家。

陈明才:对。但为了维持,也没有感觉到后悔。

主持人:你们重庆有没有人说他败家。

彭韬:好像没有。

主持人:你们的舆论很宽松。

彭韬:舆论对动物保护还是比较倡导的,现在没有舆论倡导要去破坏,这点是很大的进步,很了不起的进步。

主持人:不像以前那样要把动物捧上祭坛等等。

陈明才:2005年12月5号做了一个社会调查,那个调查其中有一个问题谈到重庆有53%的家庭养狗,做的400份问卷调查都是有效的,回来以后统计出来的数字让我吓跳,重庆主城区是四百万,53%的家庭你算算有多少只狗,这些狗如果大家的养狗观念不转变,流浪狗的产生是必然的。如果大家感觉这就是一只狗,高兴的时候玩玩,不高兴的时候就扔掉,这种观念不转变,四百万,53%除以5,2万,重庆养狗在市区里至少上百万,你算一下,如果按1%算,有多少只流浪狗。这样的情况如果在街面上小区上到处都是流浪狗拉屎、粪便等等,政府为了人们健康的着想,会捕杀流浪狗这样血腥的场面出来以后,对我们下一代,对我们的儿童,对儿童的心理健康是没有好处的。所以我的基地起名为重庆小动物协会,爱心基地,让我的基地具有教育的功能,我们有一个聋校,聋校的老师带着学生过来看我的小动物。

陈明才:关心流浪动物不仅仅真正是动物本身的问题,现在流浪动物是社会现象。

彭韬:这几年看到的流浪动物,比多少年加起来都比较多。

主持人:可能今年是狗年,我们又有关于狗的活动,这件事格外地提到议程,前两年你们在做这件事情,但是知道的人还是不够,你们在做一件通过救狗来救人的事情。

陈明才:某种层面上可以这么说。我去年到高校进行过一次高校巡展,我当时为什么在学校去做,没有在社会上去做呢,一开始就进入学校,我想的就是从关注生命,我认为有爱心教育要从学生做起,所以我首先做高校,高校是大学生,他接受一些东西比较快,理解也比较容易。第二点,这些大学生最后当他们从学校出来以后,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当他们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整个社会需要有爱心,有责任心的人来做。

主持人:是不是看到很多大学生比如说硫酸泼熊或者把小猫欺负死这些事情。

陈明才:对,我都看到了。我说大学生以后会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这个大学生没有爱心,没有责任心,怎么能担当起社会上各方面的工作。

彭韬:像广东的砍手党很多,跟他们的生活环境也有关系,如果从小生活在一个对动物都很暴力的环境,从小就要杀狗,这种暴力很容易造成你对人也不尊重,对生命的蔑视,你可能很容易就可以杀一个人。有些根本不把生命当回事,觉得杀条狗根本不当回事,随便杀一只猫杀一只狗,一个人如果对动物很残忍,很容易对人很残忍,这点是肯定的。

主持人:在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摩擦,如果很多人养成这样的习惯,就很可怕的。

彭韬:已经进入人家庭的狗、猫,没有必要把他吃了,像狗这么忠诚投靠人类,不能背弃动物对我们的信任。

主持人:而且在利用他的忠诚,你要杀他的话可以跑。

彭韬:可以借搜狐的平台表达一下我的观点。针对我们的观点狗狗、猫不能吃,为什么我可以吃猪、吃鸡,吃鸭,狗为什么不能吃,我谈一下这个看法,人要吃动物,是没有办法,要补充能量、营养要补充一定的东西,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们在吃动物的同时,应该有一点点悲天怜物之心,还是觉得他们比较可怜,减少吃一些动物的物种。现在已经进步很多,比如绝大多数人觉得海马、猩猩、海豚、猴子这些比较高级的,人类是高级的,这些动物也比较高级,通人性。现在如果要开一个猩猩肉馆,肯定糟全世界的指责后面开一个猴子肉馆,我相信会受到谴责。这种类推是不能成立的,不能说你可以吃这个动物就能吃那个动物,这个还是有一定的界限。狗和猫也是同样的,也是类似猴子、猩猩或者马或者海豚一样,他有高度想进入人类家庭生活的愿望,不管农村养的狗还是城市养的狗,他把自己当成家庭的一员。

主持人:不能光爱我们的同类灵长类的动物,也要爱我们忠诚的动物。

陈明才:狗对人类的信息的了解很高,对人的语言、手势、肢体语言理解很好,他的智商相当于6岁儿童的智商。我刚才提到的这个事,整个现场是非常安静,没有任何的响声,但是讲到踏猫事件的时候为什么会发声呢,那就是一种感应,知道在讲他的事。比如我们叫他旺旺,他知道你是在叫他,他对人的信息的交流有他的传递方式和接收方式。所以我们人不能这样简单对待一只动物。

主持人:不能想当然的他跟我们长的不像就不是一类的。

开通博客将关爱继续延伸

主持人:欢迎,传递了火炬,你给旺旺报名,把火炬传到了杨妹妹的手里,你就成为一个幕后的人员。

杨希雯:我一直知道协会经济方面很艰苦很困难,还有一些非常实际的问题,我也想找一个办法能够帮助他们,但是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方式,我自己做媒体工作,自己也写博客,以前在想建一个网页或者用博客的形式来体现协会的现状、情况和困难,可能会引起更多网友的关注,对协会的问题能够有一些问题。一直没有切入点,我们做新闻都知道需要有一个由头,正好搜狐的事情,彭韬跟我讲,给旺旺报名怎么样,我也想那就正好,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想到做博客,用发邮件的形式,前前后后大概发了20多封邮件,但是都石沉大海,都没有回复。在报名的网页上没有看到旺旺。

主持人、杨希雯和陈明才会长

主持人:还是博客好使。

杨希雯:后来一看还可以用博客,正好可以用博客,第一以旺旺为切入点,写博客,写了博客如果参加评选的话,能够有好的结果当然是皆大欢喜,如果不能的话,在这个活动结束以后,还可以通过这个博客体现协会的情况,就可以先写旺旺,再写丹丹、亮亮,什么都可以。就可以体现协会的很多情况。在2月27号下午,就赶到基地拍照,拍照回来从下午一直做到半夜三四点就把博客赶出来,第二天就放在搜狐网上。

主持人:你在写旺旺博客的时候,你自己也有博客,听说写旺旺的博客,把自己的博客都冷落了。

杨希雯:我自己有四个博客,但是有一个多月没有更新了,旺旺的博客是平均下来两天更新一次,网友的留言非常多,每天上去看看,有一次最多的留言一天有两百多条,比如网友提出问题,你们参加活动,那十万块钱我们怎么知道你们用,这些问题我们都会跟网友解释,QQ号码都告诉他们,他们加了我,跟他们联系,跟他们讲一些我们的打算。

主持人:你是以旺旺的口气来写博客的吗?

杨希雯:不完全是。最开始的时候我给旺旺做的博客因为我是很感兴的人,给旺旺做的时候,他代表草根狗整个群族的,都是比较苦难,想当然自己去理解他们的内心活动,非常忧伤的,挺沉重的,就用一种比较感性的语言去写,哀怨的那种。

陈明才:我第一次见博客,第一次见博客的颜色就是黄色,参加搜狐这次活动给我很多的感触,当我第一次见博客是这种颜色,就给我一种冲击,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撞击的感觉,看到那篇文章,虽然我经历了旺旺的救助,经历了这么多救助的事,但是我看到博客,自己仍然心酸,杨希雯写的真是非常好,因为我看到博客上写的救助旺旺的场面,真是非常感动。

主持人:很多人进到博客,来了解旺旺这个事情。

杨希雯:当时他们有人在网上专门浏览各种信息,当时看到旺旺的票数一夜之间一下子增加了一万多票,达到了两万多票,就看了旺旺的博客,就决定做采访,然后我们就过来了。

主持人:上面有一篇文章是讲博客的。

陈明才:这是跳的最快的,从59位一下子升到24位。

主持人:网络的空间再加上属实煽情的文字,再加上一个感人的故事。

杨希雯:不管走到那里,都不忘提这一句,被陈会长感动了,挺不容易,太不容易了,如果换成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这点,达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了,就为了那些流浪狗,现在有三百多条。

陈明才:对,现在我养的狗已经分居了,以前是分床,现在是分房,因为狗太多了,我的办公室住了有50多只狗,这些狗全是老弱病残,他们吃的跟其他狗不一样。这些狗经历非常可怜的,残疾狗、瞎子都跟着我,还有瘸子,腿不方便的。有一个吃粉吸毒的人把他的狗腿打断了,扔出来了,由于不能站立了,拉屎,拉尿全部要人照顾,当时救到医院里去的时候没法做检查,只是暂时看了一下没有生命危险。第二天我又从基地把他带到宠物医院,洗干净再做照相骨头已经断了,当时要求医生打钢针,那个医生说正好在大腿上不好打钢针,没有办法打。我说怎么办,靠自身的恢复能力,给他吃药,吃了一个月,坚持喂,每天吃六颗。可以这么说,在我精心的照顾下,这只狗奇迹般地长起来,现在还在我住的那间房间里,有旺旺、吉祥、幸运、杨平有七只狗,还有叫家定。这些狗都是需要人经常看着它。这么多的狗在我们身边,我感觉没有哪一只不好看,哪一只好看,没有这样的概念,全是我的孩子一样来看待,我对他们是手心手背的感觉。

主持人:好像连您儿子都吃醋了。

陈明才:中午跟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还说,说起儿子,在凤凰卫视我谈不下去,不想谈。当时我儿子说爸爸你养狗,十条、二十条,三十条,五十条都算了,你们已经到了把所有的家产全部拿出去,以后一家人怎么生活,怎么办。

陈明才:但是到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了,儿子那个时候逼我,你再收,我就抱着狗,我从七楼跳下来,看你还收不收。当时是这样一种情况,把我逼到非常尴尬绝望的地步。一边是儿子跟我说这样的话,一边是这么多的狗我怎么放,我非常地痛苦,真是天要塌下来的感觉。最后跟儿子大干一场,我没有办法做出选择,我真的不知道,叫谁来选择,怎么选,怎么做,我只有跟儿子大干一场,我无法面对,真的是无法面对,然后离家出走。我的手机关了一个星期,没有开,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去哪里去,我自己承受不了这个压力。只是跟我一个最要好最要好的朋友留了一个电话,我自己的感觉好像是留遗言,如果说有什么,这是我最后一次通你电话,把手机关掉,有什么事我再给你打,一个星期手机没有开,我爱人把凡是她知道的电话都打遍了,都不知道。因为我跟这个朋友非常要好,最后我朋友跟我说,你给嫂子报个平安吧,在这种情况下实在不忍心,就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在哪里,在哪你不用管了,反正我现在没有事。十多天以后我回去,是因为我放不下这些狗。那个时候有一百多条狗,这条狗全是我照顾的,吃喝拉撒都是我管的,我跟我爱人的感情是另外一回事,不想说。这个时候我感觉如果我再不出来做,我不帮,没有人帮我。因为狗在我爱人心目当中不是生命的一部分的问题,而是生命的全部,如果说狗有什么问题,因为性格的问题,她肯定会走极端的,这我非常清楚。十多天以后说这只狗怎么怎么了要到医院,我就直接到医院了。最后还是因为狗又回来了,整个家庭现在还算完整,虽然没有任何的拆散,没有钱,但是一家人还是在一起的。现在我儿子也经常到基地来,特别是经过搜狐这件事,我儿子平时是睡懒觉的,现在不睡了,早上起来把电脑打开,盯着投票。现在我感觉曙光快到了。

杨希雯:非常感谢搜狐能够给这么好的机会,作为我们自己个人的力量,怎么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但是搜狐利用自己的能力,给我们这样大的平台,能让这么多人知道了旺旺,知道了重庆还有这样一些人在做这样一些事情,特别感谢。

主持人:我们是一个平台,是一个传声筒,我们把你们已经在做的事情让更多的人知道。

杨希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需要让更多人知道,我们个人的力量达不到这些,所以非常感谢搜狐。我们的观点不能吃狗肉,不能吃猫肉。

主持人:而且养狗就要负好责任。

杨希雯:要文明养犬。

陈明才:上个月到广州开会就谈到立法的问题,目前在中国立法,我个人觉得不太乐观,这是非常大的事情,现在如何减少流浪狗的产生,一个是从源头上杜绝,教育大家要养狗,要做一个文明的人群,对你的养狗行为自己要负责。

主持人:想清楚就去做,做就好好做。

陈明才:还有你也要尊重其他不养狗的人,你自己做好自己的事也算尊重别人。另一个你养狗不能让他流浪到社会上,现在的流浪狗想办法安顿了,另外再养狗的人要告诉他应该怎么样做好自己的事,这样形成比较和谐的,比较友好的环境。现在养狗是大势所趋,国家躲也躲不了。

主持人:而且养狗本身是一件好事,现在不好的行为是不是要改正和放弃它。

陈明才:搜狐做这个就很好,让大家知道这个事,然后告诉大家,怎么样做文明养犬,现在没有这样的权利指定你必须要这样做,我们可以倡导,以社会的生命倡导大家,从我们自己做起,这样的话,我估计这个环境会改变的。虽然说现在做得非常地辛苦,为什么还坚持这样做,因为我感觉本身是对生命也是一种救助,说大点对社会也是有一定的推动力量。所以我坚持做这个,比如现在的场地规划,马上面临做三百条狗没有场地了,今天从重庆来的电话,这个月必须搬走,那个场地怎么回事,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不怕,我相信大家知道这个事,大家会支持我。所以我坚持做,搜狐做这个活动,我真是很高兴。

主持人:旺旺参加我们这次活动,有人讲一只土狗和两千多只纯种贵族狗在PK,至于名次或者最后选的是谁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杨希雯:对,当时报名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通过这个为切入点,最终的目的是更多的人关爱小动物。如果能拿到名次,那当然好了,不能拿到名次,我们也会非常平静的,因为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通过搜狐平台让太多的人了解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我们所倡导的思想。

陈明才:对,现在整个协会的人非常坦然地对待这个事,现在名次对我们来说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希望更多的人支持和理解,只有人们长期支持和理解,这个事才能干得长。当然这十万块钱更好,拿不到我们也没有失落感,没有这样的感觉。

主持人:其实是希望你们的事业越做越响。那个时候就可以捡起来你以前很善于经营的餐饮业,重新和老伴,儿子一起快快乐乐的,那个时候才是希望到的境界。旺旺的故事让我们想到我们会通过救狗来救人,我们爱人也要爱狗,狗和人所有的生命之间都是平等的,我们要尊重他,爱护他,而且狗年不光要给狗一个公正的名声,也要给所有的生灵一个爱的环境,希望从现在开始,让我们把爱和责任都变成我们的行为,谢谢你们。

陈明才:不能这样的,还有我们祖先最早驯化的就是狗、牛、羊三种动物,现在像这样的狗已经进入我们的家庭生活,成为我们家庭的一个成员,已经没有饮食的能力,自己去捕食了,全靠我们人。现在养他了,不养他,怎么办,变成流浪狗,流浪狗非常脏,让人打他,让人生厌,命运就变得非常悲惨。

主持人:刚才讲了怎么救旺旺的,协会为了防止有更多的狗狗有旺旺这样悲惨的遭遇。我们的很多狗狗都是通过博客参与搜狗活动的,旺旺是不会写博客的吧,旺旺的博客是谁写的?

彭韬:当时要报名,因为我也没有写过博客,也不会写博客,当时也是非常喜欢的动物的朋友叫杨希雯,找到她,她也是非常喜欢动物,非常热心地,非常高兴地给旺旺建立了博客,今天也来到搜狐演播室。

  • 首页
  • 电话
  • 综合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