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老公进门

在大多数人心目中,中年男人都是那种“任他多感动,也只在内心翻涌”的含蓄派,除了偶尔对他还未上小学的幺儿直抒一下胸臆叫几声“宝贝”,你很难在他脸上看到他内心的起伏和澎湃。

但是,当他们养上宠物以后,你会发现,你会讶异—如果女人对宠物的态度叫“宠”,那他们对宠物简直就叫“溺”!仿佛这世上的百转千回万般柔情,都在这一刻,找到了出口。这时他们眼里,只有爱宠,没有老婆,也没有娃儿!

1号宠男

转业军人,43岁

进门就亲热,当我是空气

听不到任何动静,但是趴在垫子上的袁蕙子突然竖起了耳朵,一个翻身,熟练而敏捷地候在了门口,尾巴开始急速摆动—哦,不用说,老公回来了。果然,十几秒钟过后,屋外响起了敲门声,袁蕙子开始急促地叫起来,声声催促我“开门,开门”。“蕙子,蕙子!”老公也在门外呼唤,袁蕙子小小的身躯,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起来,尾巴开始不可思议地剧烈摆动。直到老公进门,把它抱起来,你摸我,我舔你,来回互动多次之后,这样肆无忌惮的亲密、完全当我是空气的表演,才告一段落。

就像一篇微博说的,我老公是典型的70年代的中国男人,害怕肉麻,害怕众目睽睽的煽情,更不习惯公开表达感情。我们两个的情感生活,很少浪漫的桥段,更多的是世俗生活,细水长流。但是对于袁蕙子,他却反常地不吝表达心里的宠爱,成天“蕙妹妹”长“蕙妹妹”短,百依百顺,袁蕙子也对他摇头摆尾,如胶似漆。有人说,狗狗一生只忠诚于一位主人,是不是袁蕙子对他毫无保留的信赖和依恋,让这个大男人面对它时,内心深处的自尊、骄傲、防备等等全部丢盔弃甲了呢?我不得而知。只是不甘心的我最近老是在回忆,是从哪一次开始,袁蕙子死心塌地投入我老公的怀抱的呢?

我今天能回忆起的一次,想来都啼笑皆非。那时袁蕙子还没有养成每天早晚两次到草坪大小便的习惯,而是在家里随心所欲地解决。好像是它才3个月的一天晚上,我一回家,袁蕙子就缩头缩脑地往卫生间跑,而不是上蹿下跳,对我释放一天内仅有的“一分钟热情”,我就知道,它绝对又乱拉了!

果然,地毯上有一处湿湿的痕迹。我气急败坏,大叫“袁蕙子!”然后把袁蕙子从卫生间拎了出来,对着它的屁股打了几下。这下不得了了,有人反弹了。那就是从下班回来就对袁蕙子做的坏事熟视无睹正在看电视的老公。他放下手中的瓜子就跳起来,把我的手逮到,让我没办法动弹。袁蕙子大喜过望,趁乱一溜烟躲进了厕所。眼见袁蕙子顺利跑脱,老公欢天喜地唱着歌继续嗑瓜子看电视。这两个狼狈为奸的东西啊!我无比郁闷。没想到几分钟之后,袁蕙子无声无息地探出一个小脑袋,察看我的动向。我心里好笑,但还是大声警告它:“袁蕙子,老实去卫生间呆到,好好反省!”

袁蕙子听出我正怒火中烧,快速缩回了头。这时候,它的“大救星”又不失时机地冒出来了。老公走进卫生间,抱起袁蕙子,走到我面前,无比诚恳地对我说了一通我至今都记忆犹新的话,他说:“我们错了嘛,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我们以后不再犯了嘛!”我晕哦!(Rosie)

2号宠男

高校教师,45岁

为狗风露立中宵

我家养了一只狗。我不喜欢狗,所以很生气。老公说“女儿非要养,怎么办嘛”。但经过我仔细观察,觉得女儿要养只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他想养才是真。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自从狗狗来了我家,我老公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且不说教它养成固定时间和地点大小便时的耐心,单是在吃的问题上那番细致入微就真的够了。

比如,狗狗来到我家的第二天,我老公就专门在当当网上买了好几本养狗的书来仔细研读,不仅自己学,还带着女儿一起学。怕他不在家时我们给狗狗喂错东西,他还特意在家里的小黑板上罗列了一二三四五六……一长串狗狗不能吃的东西提醒我们。有盐的东西不能吃,怕毛发颜色变浅;水果一定要切成丁,不然“梗到了怎么办”;狗粮吃腻了?来,乖乖,酸奶拌起;为增加狗狗的活力,每天鸡蛋吃起,记到,只能吃蛋黄哦。每天一起床就看到一个圆溜溜的鸡蛋黄乖乖地等在灶台上,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妈的,老娘吃鸡蛋都没这么讲究,从来都是蛋白蛋黄一起吃!

逛超市也是,以前会特定地为女儿买一些零食,现在不同了,除了女儿,狗狗也成了老公需要特别照顾的对象。“等一会儿,我去给狗狗买根黄瓜。”“哦,对了,看一下狗狗的酸奶买了没得?”“这个不错,狗狗吃了可以磨牙齿。”气得我在旁边牙痒痒—结婚这么多年,好歹我们在外人眼里也一直算是恩爱夫妻,可每次逛超市我老公从来就没想过我,理由是“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吃零食得嘛”。好嘛,我不喜欢吃零食,可狗狗什么时候又给你说它喜欢吃零食了?

我承认我老公是个好男人,那种居家过日子不虚荣不浮夸脾气还很好的男人。但再好的男人也有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比如洗衣服,比如洗碗,他的袜子穿脏了如果你不主动去发现,他就会打游击战一样,东一双西一双地塞在他不同的鞋子里而不肯拿出来,更不要说亲自洗了。但对狗狗,这一切都可以打破。他不仅可以给它洗澡,理发,还可以给它掏耳朵,刷牙。将它轻轻放在腿上,让狗狗一脸慵懒地躺起,老公一边宠溺地揉它两下,一边用世上最温柔的声音对它说:“来,乖乖,不要动哈,我们来掏个耳朵哈。”然后轻轻地将棉签慢慢地伸进去。

洗澡也是。去年冬天有几天有点冷,老公把卫生间的浴霸全部打开,还把很久没用的女儿小时候用过的暖风机翻箱倒柜地找出来吹起,等把卫生间都变成暖房以后,才“乖乖,乖乖”地把他亲爱的狗狗抱进去。哪知狗狗太不识抬举,水刚一冲到它身上,它就条件反射地一激灵,然后一个鲤鱼打挺,水甩了老公一身。可是,此时的老公一点也没恼,反而笑嘻了追将出来,边追边夸:“哇还聪明呢,动作之快哟!”嗬,让站在一旁的我瞠目结舌。

因为出了这个岔子,后来老公改变主意,觉得自己到底不专业,万一把狗狗冷到了怎么办,还是把狗狗送到宠物店洗澡放心些。于是去年冬天12月的某个晚上,我们按宠物店老板的吩咐,晚上8点准时去接它回家。可那天去洗澡的狗狗特别多,老板对我们说“你们出去转一下嘛,过三四十分钟再来”。于是我们包到宠物店转了好几圈,三四十分钟终于过去了,可是,老板说“不好意思,今天洗澡的实在太多了,你们再去转一会儿嘛”。就这样,我们从街边还有很多串串店开起的9点多,一直转到除了冷风就只有几片落叶的深夜11点,还在宠物店门口变换了各种站姿,终于在11点半接到了我们洗得香喷喷的小狗。抱过狗狗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悲从中来—真的,别说结婚后了,就是我俩耍朋友的时候,他也从来没为我这样风露立中宵过!(土豆儿)

3号宠男

公务员,59岁

人可以挨饿,但狗狗绝对不行

说来,我是在我爸爱上馒头(我家狗狗名字)后,才发现隔代亲的“可怕”的。我管馒头叫儿子,所以把狗牵回爸妈家那一刻,他俩就自动升了辈分,分别成了狗外公和狗外婆。自此,我爸就完全抛弃了他苦心经营20多年的严父形象,撒欢奔跑在无条件宠溺狗外孙的康庄大道上。

说来也怪,养馒头之前,我爸对养狗这件事可以说是油盐不进。他还有一整套理论,诸如,养狗就是养奴才,你看,人喜欢宠物,可不就是喜欢有“人”在你面前点头哈腰,跟前跟后吗?现在每每回忆起他当初这些论调,都觉得是一个又一个响亮的巴掌,随时可以打在我亲爹脸上,清脆作响。

某天我打电话回家,跟娘亲汇报日常生活和工作情况,这时背景音响起,是我爸,分明用了特别“嗲”的语调在和狗外孙互动,“乖乖,我的狗乖乖,我下班回来了,你想我没有?”我在电话这头听得目瞪口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长到快30岁了,可从没听我爸叫过我一声“乖乖”啊。小学考双百分的时候没有,工作了拿工资给他买礼物时也没有,在我眼里,我爸分明就是“含蓄”的代名词—任他多感动,也只在内心翻涌。这狗外孙不知用了什么伎俩,怎么就成了他的“狗乖乖”了。

在爸妈家养了半年多,我端午回家,馒头欢天喜地摇着尾巴迎接我。我一阵激动,感叹:好家伙,到底没忘给你买狗粮的亲妈。腻歪了一阵,我从冰箱里找出一块它最爱的猪肝,准备检验它是否还能记住我教它的各种指令。“坐”,馒头乖乖坐下;“握手”,馒头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我纹丝不动。“握手,馒头。”我不死心,撸撸嘴巴,晃了晃手中的猪肝,希望食物散发的香气能刺激馒头迅速找回记忆。但它依旧不为所动。我的手僵在半空,正准备给儿子来一场“恶补”,这时,我爸窜出来了,以拯救外孙的英雄姿态,手里拿着一块更大的猪肝,馒头和我齐刷刷望向他,然后,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前,我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猪肝迅速放到了馒头的狗盘里,一边还埋怨我“咋个一回来就给狗狗考试哦,哪家的狗吃东西这么麻烦。乖乖,快来吃,莫管你妈,她就晓得折磨你。”你听听,后半句话分明有着浓厚的挑拨意味。

这以后,我爸和我在育狗理念上发生过好几回冲突,每次都是他大获全胜。那个我无法反驳的理由是,“你连自己都养不好。我能养大你,当然也能养大狗。”

我爸厨艺不错,但说起做饭,大多还是我妈掌勺,但给馒头做饭是个例外,我爸几乎包办了馒头的所有伙食。每周要去菜市场精挑细选,瘦肉,猪肝,有时还有鱼和牛肉,分成一小块一小块冻进冰箱,到了开饭时间,拿出一小坨,解冻,用开水煮熟,切成细丁,搭配着狗粮给狗外孙亲自端到跟前—并且,这一切都是在我家正式开饭前完成的,我爸的理论是:人可以忍饥挨饿,狗狗饿着了好难受哦。即便是他有饭局的晚上,在外也不忘用手机遥控我妈:莫忘了给馒头煮吃的哦。(王三槐)

  • 首页
  • 电话
  • 综合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