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亚大洋世界,多半会走向水

在我的旅游指向上,如果在山水之间做选择,多半会走向水;而就“水”来说,江、河、湖、海中,则多半会扑向海。沿着雄鸡版图的海岸线,在可以企及的条件下,已经大致走过了南海、东海、黄海,于是这个夏天,便理所当然的指向了北方的渤海。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选择渤海,基本上就是选择了大连。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大连

每天早晨看央视《朝闻天下》,其中的旅游广告给大连定位是“浪漫之都,时尚大连”。想来这“浪漫”二字,就像它的偏旁一样,与水有着不可分割的天然联系—无论是西湖还是丽江,也无论是三亚还是青岛,都脱不了浪漫情怀;而浪漫与传说、与风情、与椰树蓝天、与红房碧海的勾连,也就弥漫出它们各自的特殊容颜和体态。

星海公园

在大连,浪漫则嵌入了时尚。

海之韵广场

据说在100年前,有一批对法国文化情有独钟的沙俄工程师揣着巴黎的城建图纸来到这里,希望在这块远东的土地上再造一个“东方巴黎”。恐怕从那时候起,世界浪漫之都巴黎的气息就被带到了这里。可是当我沿着百年城雕的铜铸脚印、一步步走上犹如巨大书页的高端,回望176万平米的星海广场,却很难探寻到哪怕是一点点的“浪漫”——它展现的完全是一幅阔大的现代都市图画:喷泉夹道,华表独立,高楼环伺,绿草如茵,霓虹闪烁,游人如织……

圣亚海洋世界

这就是大连时尚的一面吗?

星海广场

即使没有到过大连的人,也大都知道它有时装节、有女骑警、有足球、有多得数不清的广场和高贵到冷艳的草坪。我试图从这些时尚元素中阅读大连,可是却屡屡不得其解:憨厚的出租车司机调侃“星海”是“傻大一广场”,说这里的楼盘至少都是大几万每平米、并指着一幢高楼告诉我XX层住着刘德华;导游说女骑警现在不出来了都在基地,究其原因是“养人和马都很费钱”;至于足球,我原本兴趣寥寥,再说现在的中国足球无论男女都令人汗颜;令人惊艳的时代广场倒是鳞次栉比地开着世界一流的品牌店,但是从街头行人的衣着上,又似乎看不到国际时装节的浸濡和渲染。

胜利广场

就像刚刚走出HU7684航班客舱、立刻就被大连灼热的空气熏得一愣相仿,突然觉得眼前的大连消弭了曾经的想象:挺好的、可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betway体育官网APP下载,滨海路

于是我将视线转向了大连的海。

燕窝岭

没想到它也给了我一张有别于期待的面孔。

旅顺

在三亚、在青岛,人和海是一体的、相容的,人可以轻松地走进海里就像走进家里一般;而在这里,人和海基本上是隔开的。隔开两者的是悬崖和石滩,这种地貌让人觉得海缺乏了亲和力;即便是钓者,也不乏在几十丈高的悬崖边向下抛钩,这图景令我诧异:百米之下你能钓上鱼来?!丽阳高照的日子,这里的海水也是深色的,看上去像墨色一样。极少几处濒海的沙滩,穿着鞋也能感觉沙子的粗大颗粒。在这里,多半是望海乃至眺海,却很难兑现亲海。即便是钓者,也不乏在几十丈高的悬崖边向下抛钩,这每每令我诧异:百米之下你能钓上鱼来?!

发表于 2001-06-01 21:11

前两年听说曾评选过“最什么”的城市,其中“最女性的城市”花落杭州,而最“男性的城市”加冕给了大连。 我在杭州读了4年书,杭州的温婉娇柔步步莲花处处传说的情致其实影响了我很大的人生,离杭11年的我甚至依然憧憬着推窗向西湖倚栏看钱塘。而这同时,心底里的好奇又时时撩拨着我将目光投向远远的大连。 2001年5月11日,正好是我生日的第二天,当飞机顾影自怜地将小巧的身影投向碧蓝的海面并且轻移步履,我知道大连就要到了。 就这样,我先从海的上空看到了大连。 而当我站在大连星海公园的岸边看海的时候,已经是当晚的10点多了。夜的海风带着咸咸涩涩的滋味迎向我,不似想象中的澎湃浩淼,但却很体己的样子,让人可以在暗处平心静气地打量。小心地靠向海水,才发现这里的海滨是没有沙滩的,不像舟山的海,百步千步的,开阔着柔柔的细沙,可以光着脚丫无所顾及地跑跳甚至堆沙玩埋人游戏。 没有沙滩又有什么要紧呢。无数大大小小的石子正好用来打水漂,想必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大连人打水漂的功夫颇上“段位”的,这点我在东海公园的海之韵广场就大开了眼界。去“海之韵”是第3天的白天,刚好还是个周日,游玩的人群中自然多了不少当地人。他们并不急切切地拍照留影,而是走下堤坝,坐在石子海滩边,聊着天,吃着零嘴,又随手甩几块小石子到海里,石子们往往都很听话地在海面做三级跳四级跳五级跳后消失了踪影。一番指点下,略略掌握了窍门:石子要选薄点的,平切着扔,速度要快。 “海之韵”有很多铜雕,赶海的少年读书郎、胖胖的垂钓者、叼着烟斗掌着蒲扇慈眉善目的对弈老翁……和他们亲密接触着拍拍照,大约也领略了些许大连人的悠闲。我的一张和老翁对弈的照片中,刚好闯进一位拎着矿泉水的小伙子,他饶有兴趣地盯着棋盘,半是琢磨半是纳闷的样子,成了照片最出彩的背景。怎么样,您也来一张? 去大连那些天,天气出奇的好,湛蓝的天空连着湛蓝的海,直像要融化到海天间了。为能钻到这份湛蓝中,我还坐快艇从“海之韵”出发去了棒槌岛。回头再去看“海之韵”,她成了海岸线的一小段,稍有点曲折。这回又是在海上看大连了。 离开“海之韵”便去了星海公园的圣亚海洋世界,如此一上一下地欣赏大海,似乎是一种懒惰的完整。曾经去过南京的海底世界,布局好象差不多,不过南京毕竟不靠海,搬来一个海底世界总显得有点矫情。我最喜欢的还是那种小小的彩色鱼,很飘忽很无忧无虑又吹弹即逝地向人俏皮着。要是放归大海,它们可有无量的前程? 到星海广场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广场很大,无遮无拦四通八达。这里有承办一年一度服装节开幕式的星海会展中心,有灯塔造型的路灯,有马车,有漫天的风筝,还有无数双被风筝牵引向天空的眼眸。广场上就有风筝摊摆着,价钱按体积大小而不等,建议还是租一个得了,不方便携带呀,这样10元就行。一阵疯跑,风筝总算飞起来了。其实别人并我像我这样跑。看那个卖风筝的阿姨,手上拉几下压几下风筝就扶摇直上了,那种子母式的,更是玩得娴熟,子风筝瞬间便能上下。海边放风筝,真真让人感受到了“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酣畅。 广场太大了,就这样跑恐怕是吃不消的,不如租辆自行车吧,有一人骑的、两人骑的、三人骑的,后两种像一根绳栓两三蚂蚱似的,又是滑稽又是浪漫,哎呀呀,大连人不要太会玩啊。和朋友说不如骑回家得了,反正押金才100元,而且登记的身份证是宁波的,他们总不至于追“赃”到宁波来吧,来回机票就要2000多呢。哈哈,玩笑了,我又如何带得走呢? 带不走的还有老虎滩的海带。被海浪一潮一潮的卷上来,在海滩边随处可见,我一把一把地抓来,感受着收获,不过最后还是又扔回了海里。在棒槌岛附近我看到过几只捞海带的鱼船,这些海带该不是他们淘汰下来的吧,见笑见笑。 这拥有据说是全国最大动物群雕的老虎滩我去了两回,一回是坐由胜利广场出发的观光巴士,沿滨海路一路蜿蜒到老虎滩后便和导游说了拜拜;另一回是专程前往燕窝岭后,搭乘过站燕窝岭的观光小巴又到老虎滩转乘公交车。 而这后一回中的燕窝岭着实令我欣喜若狂。据说燕窝岭栖息着数不清的燕子,也让大连人收获了不少珍贵的燕窝。不过,让我欣喜的倒不是这燕窝。燕窝岭的海,是有礁石的海,是有海浪拍打到礁石上的海,还因为稍微偏远在滨海路中间,又要花体力爬下爬上,所以游人不多,这也恰和了我的心意。我在燕窝岭留恋许久,肆无忌惮地大声喊海,咔嚓咔嚓地拍照片。再回到观光小巴上,再听导游向游客的介绍,觉得他们真有些敷衍,而那些萎靡在座位上的游客也全然一副漠然。走马观花?真让人同情。 如此一段一段的在大连看海,看大海在我眼前展现的万千姿态,直看到旅顺口,算是大概看了个完整了。大连市区有很多旅游车去旅顺,基本是一日游。大连的朋友很热情,非腾出一天的时间陪我,要我挑地方,我选了旅顺。翌日早上9点他就开着车到了酒店,路上大约花了1个小时。第一站是万忠墓,第二站是日俄监狱,第三站是白玉山,第四站是炮台山。这条线路堪称爱国主义教育线,充满了炮火、屈辱和死亡的回忆,多的是沉重。其实我很喜欢怀揣着历史去解读一座城市,历史将城市烟笼雾罩了又沉寂到城市的骨髓,总诱惑着人伸出手去想要触摸,触摸到一些怦然心动。可旅顺的历史我抵触了,尤其是我从日俄监狱参观出来的时候,我甚至很想能立刻忘记。只有站在白玉山高高的塔端,举目苍茫大海的时候,才让我舒展了眉睫舒畅了心怀。回大连的线路,朋友选了沿海滨的线路。许多渔船停泊在岸边,是休鱼期的缘故吧,不经意中也构成了一道风景。联想到宁波象山每年的“中国开渔节”,也不知这儿的渔民朋友们知不知道。

不能够以身相许的海,它的浪漫究竟体现在哪里呢?

于是掉头转向旅顺。离岸登舟,驶向双峰夹峙的老虎滩,平视远眺,不得要领;登白玉山俯视,顿觉神形兼备:虎尾弯曲遒劲,犹如长鞭,似有呼呼风声伴随舞动。而在南子弹库和海岸炮台遗址上,又彷佛触摸到大清炮舰的勃兴和迅即消亡。已然成为景点的白玉山塔,高耸入云,却只是日俄战争后倭人为其阵亡将士修建的纪念塔,当年两个外人跑到别人家里打了一仗,这家的主人却要为这场干仗埋单,恐怕是世界战争史上绝无仅有的荒唐。

突然悟到:没有强国的时尚——那时的时尚应该是坚船利炮吧——哪里会有人间的浪漫呢?

从停泊着现代驱逐舰的旅顺军港回到大连,所见主干道上都在整顿修葺,为达沃斯论坛做着准备。当晚的卫视荧屏上,大连的市长接受央视记者的专访,豪气冲天地谈论着服务外包、渤海湾经济圈等热门话题,似乎为我在旅顺的感悟做着世界经济学角度的注解。

可我还是想寻访这个北方海滨都市的“浪漫”。并且似乎发现了一条维系着这座城市时尚与浪漫的纽带。

它就是滨海路的木栈道。

这是一条接近21公里的滨海人行栈道,从星海湾大桥一直延伸到海之韵公园内的十八盘地段。全线用南美巨桉木和俄罗斯樟子松防腐实木材料铺就,蜿蜒于大连海滨风景区,犹如美女秀项上的丝巾一般飘逸,充满了浓郁的海滨风情。大连人告诉我:情侣们非常喜欢在这条路上散步,人们说如果能从路的一端走到另一端,则预示着两人会牵手一辈子。所以,大连人又把这条路叫做情侣路。

然而,如果把浪漫仅仅理解、诠释为恋、爱,则难免失之偏颇。我那天从海之韵的十八盘起步,沿着木栈道漫行,脚下是踩在木板上的松快,闭上眼似乎能嗅到樟木的芳香;伸手可及之处,是鲜花和松柏;放眼看去,是突兀的岩石和波涛拍岸的大海。随着栈道的起伏,沿途的风景一一入目:草木葱郁的棒棰岛景区,横亘在山海之间的北大桥,像童话世界的城堡和吊桥,如贝壳般华丽的展馆,喧闹的圣亚海洋公园……

空气里弥散着海的气味、崖的雕塑、涛的絮语;

沿途串联起建筑的音乐,广场的珠玑,行人的心境。

我终于找到了大连的浪漫。它是孕育在这座百年名城里的一种北人的性情:既有高崖一样的孤傲和独立,也有大海一般的包容和深邃。动静之间,水火兼怀,刚柔并济。

离开大连时,对机翼下的都市,还是充满了重返的留恋。

  • 首页
  • 电话
  • 综合新闻